RR賤荷蘭蟲這麼萌整個人都不好了

MCU盾鐵&賤蟲,糧糖產量產質偏低

《eenie meenie miney moe》RR贱X荷兰虫 完结

就这样完了,很渣欢迎鞭打(大家可以说一下你对这渣文的感受吗?);到底在下干了什么事?粉过了550,在下受宠苦惊,最后一回要推介的歌是吴雨霏的《肌肤之亲

Ch 1  2  3  4  5  6  7  

Ch 8  9  10  11  12  13  14

- - - - - -- - - - - -


“Pe…Peter?” Wade随手又拿起手枪指向自己的额头,Captain的手抓在傭兵的前臂上,「Deadpool,如果你想证明这是真的,你应该学学了解,而不是逃避… …」


「嗯……哥搞不懂,Peter说Spiderman是他的朋友嘛,但蛛网宝宝现在是Peter?这不好笑,是cosplay吗?这好屁股和紧身衣跟华丽得令哥硬起的动作的确可以赢得cosplayer大赛冠军,那么哥cosplay Ironman可以吗?哥也很有钱的……」


Peter看着Deadpool已经乱得语无伦次感到自己的恶作剧成功大笑起来,他爬过去把男人的面罩全部揭开,”Shut up Wade…” 倒在男人的怀里,推了推示意他躺下,少年卧在男人臂弯里,「我是 Peter Parker, 我也是Spiderman……」「但sweetums, 哥不是说过等 Spidey也大了找你一起玩3.P吗?现在你们竟是同一个人,哥的幻想都没了,都没了!」


「Peter!」Tony Stark生气地咬牙,「回去大厦去我房间谈谈!」男孩天不怕地不怕跟富翁吐吐舌,「我有权选择跟男朋友幻想将来的日子啊……」「男朋友?你确定找个大你十多二十年的疯男人做你男友?Steve,你就帮忙说说道理好吗?」 「这个嘛……」Rogers都对现世代年轻人的恋爱观感到迷茫了,自己都九十多岁了,也不是跟 Tony谈恋爱了吗?但他只知道老婆生气肯定不是一件好事……


「 Ironman,喷射机已降落到你们的位置。」神盾局的人已经到达。 「已经捉拿到天使尘,但有死者一位,请加派支援。」队长向他们报告,「FRIDAY,查出这些走私人口的身份与居住地,看看Stark工业能不能在那些地方发展,让他们有工作的话,就能改善生活了。」( Yes SIR ) Captain把天使尘像个沙包一样托在肩上动身离开,Ironman抱起孩子跟在背后,Deadpool动了动腿已经再不痛了,把面罩套回到少年的头上就(公主)抱起Spiderman,「放下我!Deadpool,这太丢人了!」但Peter的手还是环住了男人的颈在他怀里闭上眼。


当Peter醒来的时候,才知道已经回到复仇者大厦半天多了,他以为坐在身旁的会是那个对着自己流口水的变.态傭兵,空荡荡的纯白房间令他不安,不一会女医疗人员走进来,「你好,Parker先生,感觉如何了?」「嗯,I am fine,谢谢,嗯……那个,请问 Wade Wilson在哪个房间接受治疗呢?」「先生抱歉,我们的名单上没有这位病人……」Deadpool不在自己身边,那种莫名的失落让少年人难受低下头来。


敲门声打破了沉默,「Peter,你终于醒了。」金发的队长换上日常的(中年人)便服,手却可疑地放在身后,像是藏着什么一样,「Parker先生的各项維生数值都非常良好,一会我会叫人送餐。」然后护士跟Steve点头离开,


男人步入房间,把20多厘米高的Hello Kitty毛娃娃递到少年面前,「这个是Wilson送给你的……」「他人呢?」Peter接过玩偶揽在怀里,队长张了张嘴却欲言又止,


「他现在要被送去海底监狱(The Raft),现在就在最顶层的停机坪,你还有时间!快追!」队长之前以为自己保护Tony,所以暪住他,但纸是包不住火的,今次不想一错再错,決定不暪着Peter。


还身穿病号袍的少年人火急地拔掉了手中的静脉输入管,不理小口流着血就奔跑,他冲向电梯但觉得它太慢了,于是挥拳击碎了玻璃窗就沿着大厦外墙攀上去,


「Wade,等我!」


大厦响起了警报,「SIR,15楼的玻璃窗被破坏,已知为Parker少爷所为,需要派出警卫吗?」工作台上的Tony看着投射萤幕上的Peter奋力地攀爬,放下咖啡反了白眼,「不用了FRIDAY,关起警铃,提示我扣起Peter下一笔零花钱,还有,我不是叫妳提醒我要把Steve的东西搬出我房间的吗?」「SIR,你们是夫妻这样不乎合逻辑……」富翁生气地拍台,「为什么我造的AI 竟是个腐女?」「亲爱的,FRIDAY是对的,你答应嫁给我的……」队长不知道什么时候已在办公室,像是猎豹一样步向小胡子美男,「哼!是你告诉Peter的吧?」「儿子选了个不错的男人嘛,就如你选择了我一样……」FRIDAY懂性地把房间的监控镜头都关掉,聚在警报室的(八卦)英雄跟员工都发出失望的嘘声。


“Wade!” 红黑制服的男人在喷射机引擎轰轰的噪音中回头,「Petey, 怎么你……」 Peter咬着牙跑着一个巴掌扇在Deadpool面上,泪水哗啦哗啦的从少年的蜜糖啡的眼睛流下来,「你为什么要 TMD离开我?!」


「別哭了,拜託,这是为了哥一直以来的罪过……卤蛋头说那里很好住的,不必担心哥……」男人摸摸男孩的头,把少年整个包在自己身内,一边抹走 Peter面颊上的泪水,「……你竟然……同意了?」男孩从不觉得 Deadpool会是个愿意被关起来的人,「哥伤害了那个孩子……放心,因为那是个误会,两年后,他们就会把哥放出来……


这是为了你,哥要变得更好……」男孩感动地翻高了高大者红黑的面罩,半眯眼睛用指尖抚着那些皱巴巴的难看伤疤,


“I HATE you, Deadpool…”

“I know you mean LOVE.”


他们闭上眼接吻,从起初只是轻轻的双唇紧贴,到男人用舌伸进少年的口腔舔弄,感到Peter的身子像是受惊的猫娃炸毛震颤了一下,男人放开了少年湿润的粉唇,贴在身内人圆圆的可爱耳朵上低语,


「这是成人的吻,等哥回来,我们继续?」


Peter还没从这种激烈的初吻回神过来,男人就放开了他,跟着神盾局的人员步上喷射机内,Deadpool举起了手做出了打电话的手势,少年猛地点头,直到看着那喷射机消失在空中。


FIN










彩蛋


两年后


那是个寒冷的圣诞夜,似乎反派都忍受不了因为厄尔尼诺现象引致的恶寒而让纽约过一个和平的节日。男孩的Aunt May今次去了中国游玩,家中留下刚从Harry家派对完毕的怕冷少年用毛毡把自己卷成玉米卷一样,抱着Hello Kitty娃娃昏睡。


大大的黑影打在房间的墙上,有人把窗打开爬了进来,Spiderman的蜘蛛感应已叫起来,他准备好手腕上的装置揭开被子发射蜘蛛丝,来者的双手已被固定到墙上,


「哈,babyboy, 哥只是想跟你说声圣诞快乐嘛。」


“Deadpool?” Peter亮起房间的灯,「你这身……」男人一身灰黑色的紧身衣跟以前的那套很似,但是面罩上的白色变成了红色,腰带上他自家的标志成了个红黑色的X,


「这是哥给你惊喜嘛,他们说哥通過訓練了,可以加入狼狼的 X-force!现在哥是 X-men了!」


男孩高兴得扑向男人揽在他的颈上,「It's awesome! X-men跟 Avengers有什么不同?」「你先解开哥好吗?」「Oh, sorry, my bad. Hey!你的手摸到哪里了?」



后记:

一直很想写 Uncanny X-force的贱,那个画风跟人都帅得无话可说,第一次写完了贱虫文,感谢各位忍受各种的OOC和渣文笔。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
热度(166)
©RR賤荷蘭蟲這麼萌整個人都不好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