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R賤荷蘭蟲這麼萌整個人都不好了

MCU盾鐵&賤蟲,糧糖產量產質偏低

【盾铁】酒吧男孩(419室友梗,NC-17)26

白定城:

目录见tag


26


贾维斯走到酒吧破破烂烂的后门前,四处张望了一下。除了阴暗的巷子,再没有其他人或动物的踪迹。


他大着胆子敲了敲门。


铁门吱呀一声缓缓打开,一个美艳的红发女人探出头来。


“谁?”她面无表情地问。


有那么一瞬间贾维斯几乎想要逃跑,这女人身上散发出的浓浓杀气弄得他不知所措。


“呃,我……”


女人眯起眼睛:“听不清。找谁?”


贾维斯鼓起勇气来:“我是埃德温.贾维斯。……我是托尼少爷的管家。”


娜塔莎让贾维斯进来。


“他在等你。”


史蒂夫坐在靠窗台的一张桌子边上,贾维斯这才发现这是一个酒吧,因为即使在下午明媚的光线下,这里也显得阴暗晦涩,而此时酒吧还没有客人,贾维斯明白为什么史蒂夫要约在这里了。


“托尼少爷前段时间……”他有些不确信地问,“就一直在这儿工作?”


“嗯。”史蒂夫点点头。


“坐吧。你想喝点什么吗?”


“不用了,”贾维斯挥手谢绝,可是娜塔莎已经给他端上了一杯威士忌。出于礼貌,他谨慎地抽出手帕擦了擦杯沿,抿了一口。


“谢谢你,罗杰斯先生。您昨天的表现,不得不说,非常动人。”


“您让您自己看上去就像是一个真正的混蛋。”他说。


史蒂夫苦笑了一下。“你用不着讽刺我。”


“正好相反,如果奥贝代亚知道你和托尼的关系亲密的话,我们之前的所有努力就付诸东流了。”


他小心斟酌着词汇:“我认为在这样的情况下,还是让他们相信你和托尼正在互相记恨比较好。”


史蒂夫身体稍微前倾了一点:“托尼最近还好吗?”


他嗓音沙哑。


“如果你说的是昨天你走了以后……”贾维斯摇摇头。


“那场景太可怕。”


史蒂夫沉默了。


“不过这一段时间我们的形式还是很乐观的。”贾维斯又喝了一口酒,“托尼少爷有他自己的想法,他不会乖乖受人摆布。”


“我不放心的就是这一点。”史蒂夫阴郁地说。


“告诉我所有的事,贾维斯。所有的事。”


 


“据场内记者报道,今天斯塔克集团财产协议董事会议上,前任总裁霍华德.斯塔克之子,年轻的科学家托尼.斯塔克出人意料地提出了弧形方舟反应堆项目,该项目意在将斯塔克企业导向清洁能源领域,在董事会议决议中获得了广泛的支持……”


托尼坐在回长岛大宅的轿车里,一边把玩着手上的文件箱一边听着收音机。


“……股权专家分析认为,这一项目的提出会进一步提高斯塔克个人在董事会中的地位,并有助于他在最终的决议中取得更多股权,甚至有可能取代现任总裁奥贝代亚.斯坦成为斯塔克企业股份的主要持有者……”


“想不到这一招吧。”托尼低声说。


这个方案从他住到史蒂夫的公寓之后就开始了。


凭借着他“万能的”工具箱的帮助,托尼在修理史蒂夫的水管暖气炉子之余尝试做出来了这个可以自己供能的反应炉。尽管只是个模型,但是对于军事工业已经开始疲软的斯塔克企业来说,这相当于是开辟了一个新的发展方向。


没人会蠢到拒绝这块大蛋糕,而他是这块大蛋糕的唯一持有者。


看,他进史蒂夫家的第一天就说了,有了这个工具包他甚至都可以白手起家。


或者像现在这样,重新夺得主导权。


 


“你的意思是托尼打算先表面上听从奥贝的安排,然后在董事会议的时候突然反击?”


贾维斯点点头:“差不多。”


史蒂夫望着自己的杯子:“所以那天他才突然离开。”


“少爷也没有办法。”贾维斯说,“那个时候他连道歉的机会都没有。”


他同情地看着史蒂夫:“不用感到自责。”


“我不是……我不知道……”史蒂夫轻声说,转过脸去。


“后来我又看了新闻……我以为他彻底丢下我了,毕竟……”


光线太暗,贾维斯看不清史蒂夫脸上的表情,只觉得他的肌肉一阵阵紧绷。


“少爷的想法很好。”他说,“只不过出色,太出色了。太过锋芒毕露,尤其是今天的董事会。”


娜塔莎打开收音机,他们沉默地听完报道。


“他把老虎逼得太紧了。我担心这样下去,奥贝会对他采取极端做法。”贾维斯说。


 


托尼昏昏沉沉地醒来。


他不记得自己为什么在车上睡着了。


开着气温调节器所以太暖和了吗?


他支撑着身体坐起来,惊讶地发现自己还在车上。


“还没有到长岛?”他问司机。


司机没有说话。


托尼皱起眉头:“回答我的问题。”


他开始感到不对劲了。


窗外一片漆黑,可是直觉告诉他这不是去长岛的方向。


“喂,”托尼开口:“这是怎么回事?现在是几点了?我们在哪里?”


司机还是没有说话。


托尼试了一下车门,车门连同车窗都被彻底锁住。


好极了。


他尝试着使自己冷静下来,快速思考各种可能的逃脱方案。


操,他怎么就那么蠢,猜不到司机也是奥贝的人?


他应该在今天的董事会之后提高警惕的。贾维斯也不在,他该怎么办?


托尼打开箱子,悄悄地把图纸和反应堆模型藏进西服内部的口袋里,然后他等待了一两秒。


托尼出其不意地扑向司机,想要抢夺下方向盘。


“shit!”


车子在公路上猛地拐了一个弯,他感到手臂上传来一阵剧痛,他咬牙握紧方向盘,一面继续同司机搏斗着。托尼最后猛地撞向他,操纵着方向盘让车子狠狠地撞上公路旁的岩壁。


“砰!”


他感觉自己的身体控制不住地向前飞去,然后撞在一堆碎玻璃上停了下来。驾驶室没有了动静。


托尼勉强撑着地面站起身,沿着翻掉的车窗爬出车子。


碎玻璃刺得他掌心一阵剧痛,托尼能够感觉到鲜血沿着手臂流下来。


该死,为什么每次都是碎玻璃?


“他在那里!”前方的公路上传来喊声,还有引擎轰鸣的声音。


很好,居然还有援兵?


托尼跌跌撞撞地向前跑去,刚才猛烈的撞击让他的肋骨一阵剧痛。


可是他管不了那么多,紧贴着公路墙壁向前跑,一边听见引擎的声音离他越来越近。


“放弃吧,这条路上本来就没什么人。”他能够听见汉默对他喊话。


“乖乖把文件给我。”


不行了。托尼觉得他自己的意识开始涣散,他意识到他是逃不掉的。


身体里传来的一阵阵剧痛让他无法再继续前行,他靠着岩壁虚弱地滑下来,车灯刺着他的眼睛,托尼确信他听见汉默发出一声胜利的嘲笑。


操你妈的。


托尼的眼前一片模糊,可是他确实听到了汉默的笑声突然变成惊慌的喊叫:“拦住他!拦住!——”


接着就是几声枪响,几声尖叫,摩托车破空而来的巨大声音震着他的耳膜,然后一切归于平静。


有人蹲下来,轻轻擦去托尼脸上的血。


“走开。”托尼轻声说。


他感觉到那人的身体颤抖了一下,然后他粗暴地把他扛起来。


托尼虚弱得懒得反抗,隐隐约约地感觉到自己正靠着一个温暖坚实的胸膛。


他的西服被撕开的时候托尼还记得挣扎一下,那人握住他的手放到一边,把他的衬衫解开。


他开始给他上药,借着摩托车灯发出的亮光用镊子夹出托尼伤口里的碎玻璃,熟悉的就像回到了以前一样。


他细心地包扎好他,整个过程不发一言。托尼耳朵边上的嗡嗡声逐渐消退了,可是他还是看不清他的脸。


看不清他也知道他是谁。


“我不想再见你。”托尼说。


史蒂夫顿了一下,继续手里的动作,仿佛他没有听见这句话一样。


“你就是个骗子。”托尼说。


史蒂夫继续包扎他的伤口。


“你走开。”托尼说。


这一次他的手离开了他,身体也随之远去,托尼吃了一惊,正在纳闷他为什么这么听话,然后史蒂夫就用手掌扣住他的头,把他按到自己怀里亲吻他。


“唔……唔……”


这不算什么很温柔的吻,史蒂夫简直就是在撕咬他的嘴唇。他的舌头强势地入侵托尼的口腔,急切地开始扫荡,托尼感觉到他的呼吸急促,手指深深插进他的头发里。


他简直在用尽一切力气吻他。


托尼闭上眼睛,然后把他推开了。


“别这样。”史蒂夫说。


“很好,很好,史蒂夫。”他说。


“真感人,但是算了吧,操。”




TBC




为了保护对方不顾一切的推开他


不过史蒂乎没那么容易投降啊哈哈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301)
©RR賤荷蘭蟲這麼萌整個人都不好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