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R賤荷蘭蟲這麼萌整個人都不好了

MCU盾鐵&賤蟲,糧糖產量產質偏低

【盾铁/MCU】24 小时

查理大帝嘟嘟:

Summary:大战过后,Steve决定去泰坦星寻找Tony,他有24小时的时间,他想解决一下和Tony之间的私人问题。


CP:Steve/tony


备注:第一次写盾铁!很喜欢他们!但可能可能有ooc,我努力向电影靠近了!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祝食用愉快!


 


“……或许,他们真的离开了我们。”


Steve停顿了一下,Okoye将军立刻露出了悲伤的表情,这个一眼看上去非常坚强的将军快要因为国王的突然离去而失控了。在场有不少人开始低声的啜泣。


“又或许,他们还活着,只是去了一个,我们不知道的地方。”


有一些孩子的眼睛亮了起来。


Steve心里非常的没底,到底发生什么了?他也想知道。突然Bucky就消失了,然后他听见了Okoye的哭喊,接着很多人就开始尖叫,哭泣,一片混乱。


他不敢再往下随意的猜测了,他知道这些人信任他,他说的每一句话都可能给大家带来一些希望,或者悲伤。他不能这样随意的给大家误导,地球已经如此脆弱了,随口一句话都有可能摧毁掉一个人。


“……各位,我需要你们继续维持一切正常运作,而我们,会找出真相的。”他想了想,“会尽力把你们的亲人和朋友找回来的。”


他还是不忍心看着那么多失望的眼睛,如果最终的结果还是令人失望,那就只对他一个人失望好了。


 


Steve离开了瓦坎达的议会厅,另一侧的小房间里面,复仇者们在等着他。


“联系的上神盾局吗?或者FBI?或者他妈的什么别的东西?”


“别吵了,我们在试图恢复通讯。”Natasha和Shuri看起来很忙。Shuri比想象中要更加坚强,听说了哥哥的离开后,她只是红着眼睛,说“我们得让一切都好起来,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接着便积极地帮忙进行一切科技上的恢复。Steve很感激这一点,如果没有她的帮助,事情将会变得困难许多。


“这里是特工Natasha,收的到吗?Hello?”


传来的只有电流兹兹的声音。


“Nick Fury无法接通。”Natasha摇摇头,继续试图联系下一个人。


“原来你在叛逃期间还和神盾局有联系,你是一个不忠诚的逃犯!”一个声音不合时宜的在Steve脑中响起,他想,如果是Tony Stark,一定会这样嘲笑Natasha。


Tony呢?


Steve一下子从椅子上站起来,吓了Rhodes一跳。


“Steve?你还好吗?”


“没什么,我只是在想……我们需要Iron man。”


众人沉默了。几个小时前,有太多的人离开,现在他们不愿再去猜测另一个或许令人无法接受的结果。


“是的,我也这么想。”Rhodes耸了耸肩,他看起来有点想哭了,“但是可能……。”


但可能不会,他可是Tony Stark,被绑架被放入反应堆还能活下来的Tony Stark,钯元素中毒也能完美化解的Tony Stark,从虫洞中跌落还再次醒来的Tony Stark,他绝对会翘着胡子说:“我可是Tony Stark!最优秀的天才——之一,我可没那么容易死!”


Steve想了这么多,但只是拍拍罗迪的肩膀:“我明白。”


“谢天谢地!Ross你还在!”


“应该说感谢的人是我,你们还在!”小个子白人特工失去了平时镇定自若的样子,迫不及待的讲了一大段话。“听着,纽约这边……”


Steve盯着电子屏幕上Ross的脸,却已经听不太清他在说什么了,接踵而来的战斗和死亡,他努力用自己的四倍精神力去集中注意,却还是觉得脑袋嗡嗡响。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和Ross的通话已经结束了,然后Natasha停止了她的忙碌,对Steve耳语了几句。


“明天我们得回去纽约。”Steve站起来说,“短时间内或许不会再有敌人来袭,那些惊慌失措的人们更需要我们。”


 


吃完晚饭后,Steve途经后花园,听到了Shuri在哭。


“我跟他说等这次战役结束了,我会把最新的战役项链展示给他看,酷的不得了,而他这个傻瓜一定会像上次一样,被自己的战衣再次攻击到站不起来,我会拍下这个视频上传到Youtube,这样全世界的人就知道最酷的黑豹其实是个蠢蛋……天哪……怎么会这样……我的天……”


“对不起,是我没有保护好国王。我很抱歉。”


“谁都知道不是你的错,我……”


Steve快步离开了,这是一场悲伤却无能为力的对话。


他听见露台传来低沉的歌声,认识Thor这么久以来,他第一次见他唱歌。Steve听不大懂,可能是阿斯加德特有的语言。哀伤的歌谣,他想,Thor可能是在悼念什么人,还是不要打扰他比较好。


Steve走上楼,看见Bruce和Natasha坐在沙发上一起看着手机,在和别人视频通话。


“发生得太突然了,真的。”原来是Clint,“我和 Laura还有孩子们在准备午餐,然后我听见厨房里的锅摔在地上的声音,我以为 Laura又手不稳了,她最近总是这样。我去厨房看她,她却不见了。然后我听见了孩子们喊我的声音,我刚到客厅,他们就像灰尘一样被吹走了!”


“我真的很抱歉Clint。”Natasha声音嘶哑,Bruce搂着她正在试图让她平静一点,“我们没能阻止他……”


“这一切是真的吗?说实话我不太相信,Nat,他们去哪儿了?”


“Clint.”


“Hey,Cap!我……能见到你真的太好了,如果你也那样……消失了,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对了,铁罐呢?”


“……他失踪了”Steve低头看着手机屏幕上的光映着Clint模糊的影像。


“天哪……对不起我……”


“不是,Clint。”Steve打断了他,“他只是失踪了,我们并不知道他是否也……他可能去了外星球或者,我们不知道的地方,新闻有报道。”


“哦,那可能他……他总是喜欢最后出场,就像自己是电影的男主角一样,哈哈!”Clint干笑了两声,“说实话我有点累,我想睡一会了,如果你们需要帮助就随时找我,嗯你懂的,像我们以前那样,一起拯救世界。”


挂掉视频后,Bruce和Natasha看起来都很疲惫,他们需要休息了,所以Steve回到了属于自己的房间。这一天实在是非常的难熬,无论是英雄们还是普通人,都需要一个自己悄悄躲起来哭泣与哀悼的地方。


 


Steve用清水抹了把脸,腿一软就坐在床边的地上了。战斗几乎耗尽了他所有的力气,现在他连用精神支撑自己都做不到了。他抬起头,窗外是瓦坎达的夜空,他第一次看草原的夜空,闪烁的星星非常美丽,Steve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他小心翼翼地打开战斗服的翻盖口袋摸出手机。衣服已经沾满泥泞,好在口袋里那个小小的,款式老旧的手机还算完好,但依旧是没有任何的来电和短信的。差不多有两年的时间,Steve每天晚上给这个手机充好电,Sam说这种老年手机一周充一次电就够了,不过Steve还是坚持每晚都充,他不太懂这些,只是Sam他们每天都给手机充电以保证能够随时正常使用,他也得这么做,他得及时地回复Tony,尽管对方从来没有联系过他。


他盯着唯一的那个联系人,拨出了这个号码。


“Du————”


 


两年前他给Tony写那封信的时候被Sam嘲笑了很久。“你居然要写一封信再寄去一个手机?我敢打赌Tony这辈子看信的次数都没有他一天里看邮件的次数多!”Steve再次因为自己对新科技的不了解而感到有些尴尬,不过经过奥创的事件,他不大相信这些网络上传来传去的讯息,他总怀疑会被人偷看。先不论如果被那些情报局的特工们截获到美国队长刚刚劫狱后就与钢铁侠私通信件,会给Tony带来多大的影响,就他个人而言,他希望自己的信件是私密的,尤其是这封。可他又希望Tony能及时联系到他,一封信加一个手机被包成一个包裹就这样寄到了复仇者大厦,这么别扭的事Steve觉得不会再有第二次了。


 


“Du————”


 


他还记得纽约大战不久后,他和Tony不止一次因为Tony对科技的过度依赖而争吵过。他们甚至跑到原始森林去,只是因为Steve想要证明Tony失去了科技根本无法生存。Steve也和Tony的行为预判系统狠狠地打过一架,结果虽然有点鼻青脸肿,但他们总是谁也没输。最后他们总是会向对方妥协,然后那些关于甜甜圈和咖啡的赌约便不了了之。


那个时候虽然Steve很固执,Tony很骄傲,但他们总是会妥协的。


 


“Sorry!The subscriber you dialed can not be connected……”


 


没人接听,意料之中的结果。Steve摩挲着手机的塑料壳边缘,犹豫着发送了一条短信。


“Tony,你还好吗?有空请回一条讯息,我非常的担心你。”


光标在最后一个字母后面弹跳着,他想了想,又重新编辑了一遍。


“Tony你还好吗?我们非常担心你,需要的话打这个电话。”


讯息成功发送了,不过过了十分钟都依旧无人回应。


或许他早把手机扔了,或许Tony仁慈一些,可是手机早就没电了,躺在复仇者大厦的不知道哪个抽屉里。他不该妄想能通过这种方式联系到Tony。说实话,直接拨打小辣椒办公室的电话都比打这个手机要靠谱得多。


“今天过得真是非常糟糕,战斗一如既往的辛苦,但这次我们输了。”


Steve真的太累了,他在手机上漫无目的的敲下一些杂乱的句子发送出去,一想到收件人是Tony他或多或少有点安慰,虽然知道Tony不会回复他的。


“很多人都消失了,Bucky,Sam,Vision,不过Nat他们还在,所以如果你也在,那就更好了。”


“我不希望你像那样消失,我们之间还有很多事情需要解决。我知道你一直在为恢复我们的名誉而做努力,谢谢你Tony,你是一个好人,比你想象中的自己要更好得多”


“Tony,我知道自己有的时候有点固执,不过你其实也有点不听劝不是吗?关于协议和Howard的事情我们可以再多聊一聊,我发誓不会再用武力攻击你了(前提是你不能打我),西伯利亚的事不会有第二次了。”


“我很想念复仇者一起看电影的日子,很想念和你一起训练的日子,Tony,其实我想说的是,”


 


“I’m sorry.”


“And I like you for a long time.”


 


敲门声让昏昏沉沉的Steve清醒了一些。


“请进。”


“Captain?你好!”他回头,是那只浣熊,他拖着一只盒子摇摇晃晃地走进来。


“我问他这条手臂多少钱能卖给我,他说多少钱都不卖,不过它现在可以归我啦!”火箭打开那只盒子,是Bucky的金属手臂,“好吧,我觉得还是交给你比较好。”


“谢谢你。”Steve小心地捧起这个盒子放到衣柜里面。


“我得走了,Groot不见了,我得去找Gamora他们。那个公主说有一艘可以进行空间跳跃的飞船能够去其他星球,只有一艘,我问她能不能借用她说得来问问你,因为也许你们能用得到……”


“当然可以。”Steve笑了笑,“我们会回纽约,那里有更多的飞船。不过,你要去哪里找你的朋友们呢?”


“泰坦星,是Thanos,那个混蛋是叫这个名字吧,是他的家乡。我收到了一个信号,是星云,我觉得他们一定会在那儿……”


如果,Tony真的登上了那艘新闻里的外星飞船,或许他也会去Thanos的老家泰坦星。Steve觉得自己的想法有点疯狂,他甚至想跟这个浣熊一起去泰坦星找Tony,天哪这可能有点,不那么的Steve,Tony也在泰坦星上的几率微乎其微,而目前地球又如此的需要他。


“或许你不介意,再多一个人?”


火箭离开的背影停顿住:“oh,感谢您的好心,不过我觉得我一个人去找他们就可以……”


“我得去找我的一个朋友,一个非常重要的朋友,他可能也会在泰坦星上。所以拜托……”


“没问题!这当然可以,很高兴能与你同行。”火箭招了招手,“我们得赶紧走了。”


Steve回头看了看房间,手足无措的站了一会儿,他觉得要准备点什么东西,一时间又不知道该拿些什么。他只是顺手拿了一个T’Challa送给他的盾牌,转身出门。


“Natasha?”


白发女特工靠在门口可能有一段时间了,她的脸上出现难以捉摸的表情:“说真的?你要去泰坦星?”


“我……”Steve心里没底,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Natasha走进来:“Steve,我知道你比任何人都清楚应该去做什么。”


“抱歉……”


“所以无论你做什么决定,我都相信会是正确的。”


Steve抬头皱眉:“Nat?”


她耸耸肩:“我们变成通缉犯已经两年了,所以现在,Tony不在的话很多事我们没法去做。谁不想现在立刻去拯救世界呢?但你说的对,我们需要Iron man,复仇者需要他。必须要有人在一切还在混乱的时候把他带回来,除了Captain America,我想不到还会有谁更加适合了。”


“去做你应该做的事吧,”Nat凑近拍了拍Steve的肩膀,“但我们时间不多了,Ross说我们要回纽约,但很多事情还没准备好,所以你有24小时的时间,请把Tony带回来吧,复仇者将会在纽约集结。”


“那我们可以出发了吗?”火箭不知道什么时候溜走了又溜了回来,手里还拖着一把枪:“这是那个金属臂酷男的枪。”


Steve友好地笑了笑:“他叫Bucky。”


“好了,Bucky的手臂不能给我,但他的枪现在归我啦!他不会介意吧?”


“当然不会。”Steve想了想,“可能不会吧……”


他们朝着飞船停放的基地走去。


 


泰坦星的中午炎热得要命,又无比的漫长。Tony坐在被烤得发烫的大石头上,而星云站在旁边很久都不说话。


“那么……你打算去哪?我要回地球。”


“我不打算去哪,事实上我们哪儿也去不了,Thanos的一颗行星砸下来几乎毁坏了这个星球上一切能动的机器。”


“你的意思是我们得在这里等死吗?”


星云看了他一眼。


“我得去找点有用的东西来。”Tony艰难的打算站起身,但腹部的剧痛迫使他又蹲了下来。“我们不会等死,来泰坦星之前我发了一个讯号,如果有人能恰巧接收到,或许会来救我们。”


“万一你的朋友们全部消失了呢?”


“我没有朋友。”


Tony翻了个白眼:“那和等死又有什么区别呢?”


远方传来轰鸣声,一艘不大的飞船降落在Tony和星云的不远处。


星云和Tony警惕的站起身来,看着从飞船上甩着尾巴走下来的浣熊。


“你是谁?”


“是我,Tony。”


Steve疲惫的身影从舱门后慢慢出现了。


 


Tony瞪大了眼睛。


 


他下意识地捂住了自己还在渗血的伤口。


 


他设想过无数种与Steve重逢的方式,最好的当然是在他解决了通缉令之后,Steve带着Natasha和Sam风尘仆仆的回到复仇者大厦,然后他穿着高定西装站在门口,皮鞋闪闪发亮,还得举着红酒杯,在Steve开口前就先说:“欢迎回家!我给你们办了一个Party!”


又或者在一次外星人的入侵中,Steve被敌人打倒,危急时刻,Tony Stark伴随着摇滚乐闪亮登场,拯救了Steve,并且高冷地打个招呼:“Captain。”


总之绝对不是这样,在外星球,穿着破烂的盔甲,还被人捅了一刀,很丢脸。虽然Steve看起来也非常的狼狈。


但现在好像并不是该去想这些的时候,对吗Tony?


 


于是Steve就站在一个一脸纠结的Tony面前了,他满身都是泥土,但眼睛依旧干净清澈。他们就这样站着,看着对方不说话。Steve看得见阳光照进Tony的棕色眼睛以及下眼睑上睫毛的阴影,Tony看见了Steve紧蹙的眉头和在阴影中不再明亮的蓝眼睛。


 


“……Rogers。”


 


Steve轻轻叹了口气,然后Tony就被拉入一个浅浅的拥抱中。


 


……


 


他们终究还是对彼此妥协了,在长达两年的冷战后,在身边人突然消失的末日后,Steve和Tony在泰坦星上完成了这个互相谅解和和好的仪式。这是Tony说过的,如果我们吵架了,你跟我握个手或者抱一下,就算和好啦。大部分时间是Steve主动和Tony和好,这次也是。Peter离开的时候Tony觉得自己快要死掉了,但这一刻他与Steve拥抱着,感受到对方强有力的心跳,他觉得自己又好像活过来了。


 


四个人在小飞船里有些拥挤,Steve和Tony坐在后舱,星云坐在副驾驶,火箭坐在船长的位置上。


“我命令这艘船向地球出发!”火箭干巴巴的喊了一句,自己操纵着摇杆,“现在我真的是船长了,你们都得叫我Captain!”


星云偏了偏头,看着他没说话。


“他们可真是一群大混蛋啊……”


远方闪耀的群星,偶尔飘过的陨石,宇宙里微弱的光芒照着驾驶座上的火箭,浣熊的眼角湿润了。


 


“那个拥有时间宝石的博士,还有那一群怪人们……还有Peter……”


“Peter?那个孩子?”


Tony的声音变得闷闷的:“我的错。”


Steve将头靠在舱壁上,看着窗外划过的星河。


“你那边呢?有哪些人消失了?算了,你还是告诉我哪些人留下来了。”


“Natasha,Bruce,Thor,Rhodes。”


Tony算了算排除掉这些人的其他人,顿时又陷入巨大的悲伤之中。


“我们本来有机会抢走灭霸的手套的,那群怪人中的一个外星女人控制住了他的脑子,然后Peter很努力的拉手套,但还是差一点,就差那么一点。”


“如果我能再努力一点……”


“Tony,我也是,如果我能再努力一点,就不会让他抢走Vision的宝石。”


“没用的,Strange因为我才把时间宝石给了他,有了时间宝石你们无法阻挡他。”


“如果我当初守住瓦坎达,不让Wanda到战场上来,Shuri就能成功取出宝石毁掉。”


“我……”


“听着Tony。”Steve握住他的手腕,“我的意思是,你没有必要陷入自责。”


“因为我的错,我们输了。”


“所以我们得一起面对。Together,忘了吗?”


Tony抽了一下鼻子,不说话。
“你很累了,睡一会吧。”


“我想也是的。”


 


Tony睡得迷迷糊糊,突然出声:“Steve?”


“我在这儿。”


“peter死了。”


“他们没有死,他们只是消失了……”


“我知道,但他突然倒在我面前,他说‘Mr Stark,我不想死’,然后他说‘I’m sorry。’但他还是消失了,一阵风就吹没了。”


Tony醒过来了,低着头肩膀微微颤抖,Steve挪过去和他并排坐着,手轻轻搭在他的肩上。


这时候如果tony抬头,他就会看见Steve看着他的眼神温柔而又哀伤,好像银河所有的星系都黯然失色,而他是这双蓝眼睛中唯一的存在。


他们互相靠着安静了一小会,Tony又开始发言。


“说点什么,Rogers?”


“你想听些什么呢?”


“比如你为什么会到泰坦星上来,”Tony一下子坐直了身体,“说真的,我还没问你怎么会到这里来。”


Steve抬眼看了看窗外:“来找灭霸?”


“但你没找到,去另外一个星球看看吧。”


他摸摸鼻子:“没时间了,只有24小时。”


“什么?”


“没什么。”


 


“我们一定得回地球吗?或许我们可以一起去找灭霸。”


“别开玩笑Tony,你受伤了。”


Tony低头看了自己腹部的伤口,在被纳米装甲填补的基础上,Steve一定要再包上一层从他衣服上撕下的布条。


“其实还好,我的新装甲能帮我修复伤口,至少比这根布条有用得多。”


“那是机器,可不是什么纱布。”


“你试图在科技的问题上和我争论吗Rogers?”


“我只是觉得你应该乖乖接受治疗。”


“有没有人说你现在讲话比两年前恶俗多了?”


“Tony……”


飞船险险与一颗陨石擦身而过。


“噢我已经看到地球的曙光了!”火箭大声说道。


星云反驳他:“地球人不会用这样的语法。”


 


Steve觉得他得和Tony认真的说一些什么,而不是在这里浪费口水。


“关于西伯利亚的事,我很抱歉。”


Tony抓了抓头发:“现在讨论这个?”


“一直以来,我觉得我对我们之间的关系有点刻薄。”


“你是说你对我很刻薄吗?我也这么感觉,你知道的,你老是摆出一副‘Tony no!’的表情,‘Tony你需要放下手机了’‘Tony你不能再喝咖啡了’‘Tony No!No!No!’,不过你别担心,你并不是一个刻薄的人。”


“我不是这个意思,但你确实不能总是玩手机和喝咖啡。”


“oh又出现了,Rogers妈妈。”


“好吧,其实我想说的是,我们之间的关系。我总是,不愿意去解释一些误会,总是隐瞒,也不愿意去听你解释,你也不愿意听我解释……”Steve看了看Tony的表情,他的脸上没什么变化。
“但我们总是会和好,所以我一直觉得这没什么大不了。”


“直到协议,还有关于Howard的那件事。”


“我才发现因为我一直以来对维护我们之间的关系这件事上忽视太久了。”


“而这对于我来说尤其重要。”


 


“真的吗Rogers?”Tony看起来想要笑的样子,“我对你很重要?”


Steve挑眉:“随便你怎么理解。”


“好吧,我就当做这是正式的道歉了,我现在单方面宣布关于协议……还有我爸爸的事,我们和好啦!”


“你的意思是你原谅我了吗?”


“原谅你?不不不这还需要一段时间。我的意思是我们和好了,暂时的。”


“没关系tony,我很高兴。”


 


“其实你没必要道歉,关于注册法案的事情,关于你的立场……我想说我可以理解。”


“有时候道歉不一定是承认自己有错,有时候是缓和双方关系的一种手段。”


“那你是哪种呢Rogers?”


Steve看着Tony的眼睛:“我为我对你造成的伤害感到抱歉,并且也想缓和我们的关系。”


“……好吧,”Tony别扭的转了转身子,“我也很抱歉。”


“不过我只是为了缓和关系!”Tony提高了一点音量,又小声说道:“但我也……伤害到你了,sorry。”


Steve觉得内心一些柔软的东西被戳中了,他现在感觉有些酥酥麻麻。


“Tony,我……”


 


飞船嘭地一声落地。


“我们到了,纽约没错吧?”


Steve有些头疼的看着舱门缓缓打开,肯尼迪国际机场上的工作人员们面面相觑地看着他。


 


一个月后。


 


Tony现在终于有时间坐下来整理一下自己的东西,堆成山的文件,还没完工的新战衣,以及那个被Bruce捡回来的破手机。


他三两下就修复了它,一开机便被一堆短信塞满了。Tony知道Steve不是很会用手机打字,所以打这么多字花了他多长时间?几个小时?


他靠在椅背上认真阅读着Steve写给他的每一个字。


 


“I’m sorry.”


“And I like you for a long time.”


 


一阵敲门声。


Steve探进头来;“Tony?该吃饭了。”


“你是不是得对我说些什么?”


Tony晃了晃手中的手机。


 


Steve点点头。


“I love you,for a long time.”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81)
  1. RR賤荷蘭蟲這麼萌整個人都不好了查理大帝嘟嘟 转载了此文字
©RR賤荷蘭蟲這麼萌整個人都不好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