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R賤荷蘭蟲這麼萌整個人都不好了

MCU盾鐵&賤蟲,糧糖產量產質偏低

【盾铁】医生AU段子(上)

自己當手術室護士,最喜歡醫療AU

八木共沉:


肉饼点的梗,先放三篇过来,剩下的完结了再发~


1.


普外科的托尼·斯塔克医生又迟到了。

进去科室,几个同事抬头看他一眼,见怪不怪地继续交接工作。科主任尼克·弗瑞拧着眉毛瞪他,感觉下一秒独眼里就会射出一把手术刀。小胡子医生自动屏蔽掉,昂着下巴站到队伍最末。胳膊被轻轻撞了撞,一旁的史蒂夫·罗杰斯向他靠靠,低声问,“怎么又迟了?”

托尼假装听人报告工作,并不答话。

史蒂夫又碰了碰他,“说话呀。”

“交班的时候别窃窃私语的,”托尼逮住机会呛了他一句,“我们这规矩多得很,你这个新来的要严格遵守。”

史蒂夫噎了一瞬,“我来了还不到两星期,你就迟到了七八次,到底谁比较应该守规矩?”

“无所谓喽,不然你让弗瑞扣我工资啊。”他摇头晃脑地说。金发碧眼的医生深呼吸一下,抿紧唇没有再吭声。

又赢一回!托尼美滋滋地在心里记上一笔。

他可不是成心要跟对方过不去,而是这家伙就好像是老天专门派下来跟他作对的。托尼还记得那天,他刚处理完一个病人,高举着脏兮兮的管子和引流袋从病房出来,迎面就撞见一个高个子的金发男人,长相英俊,皮肤白皙,一双湛蓝的眼睛宛若晴空下的波罗的海,普通的夹克牛仔裤也掩盖不了健美的身材。他客气地对托尼笑了一下,没有停下脚步,去了主任办公室。估计是哪个来找弗瑞做手术的吧,不知道生了什么病,帅得有点太过分了。他对着那个挺拔的背影小小地赞叹。

结果第二天,他一进科室就看见了昨天那个金发帅哥,穿着白大褂,别着他们科的胸卡。“你好,我是新来的住院医师,史蒂夫·罗杰斯。”他露出一个微笑,洁白的牙齿晃花了小胡子的眼睛。

打那天起托尼就意识到,他们两个上辈子一定是冤家。史蒂夫身上的一切都仿佛跟托尼相反。他每天都是第一个到科室,好像上班时间还不够早似的。写的病历标准得像模板,连一个标点符号都不会错。脾气好得出奇,就算半夜正睡着来了急诊都不会皱一下眉头。那几天弗瑞黑黢黢的脸上难得总挂着笑,而且对托尼一贯散漫的作风越来越不满了。小胡子在心里翻白眼,那又怎样,老子照样是全科病人最多的医生。

最可气的是他到现在都没搞懂史蒂夫对自己的态度。这人对其他人都是一副温和有礼的样子,话也不多,唯独面对托尼就好像变了个人,有事没事就要来说几句。比如当托尼因为赶工作而狂喝咖啡时,他就会特意从办公室那一头走到托尼的桌子旁边说,“你不能再喝了,这对你的心脏非常有害”,或者“下次别逃会了,弗瑞气得脸都黑了”,又或者“我在你电脑旁边放了一盆仙人球,可以吸收辐射”。怎么回事,他们很熟吗?还每次都是一副照顾人的口吻,这家伙是不是忘了自己要比他大上快十岁?

一直到交班结束史蒂夫也没有再找托尼说话。小胡子处理了会工作,就照例去查房。刚进去一间病房,就看见金发医生在给某床的病人换药,弯着腰,头微微低着,细碎的发丝遮挡了眼睛。能想象出神情一定很温柔,因为床上那个年轻的女病人面色绯红,像染上了傍晚的云霞,压根看不出才动过手术。

察觉到对面的视线,史蒂夫抬起头,露出一个浅浅的笑。托尼像被电到了一样赶紧把头扭过去。真烦,长那么好看干什么,害得自己都没办法讨厌他了。

查完所有在院病人,托尼已经是腰酸背痛。回到科室,却发现没有一个同事在,应该是去会诊或者其他病区了。他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看见桌上放着一个塑料袋,打开来,里面是两块松软橙黄的面包,散发着诱人的香味,旁边还有一杯热牛奶。

咦?这是哪来的?托尼拨了拨袋子,转头在科室里环视一圈。是谁误放在自己桌上了吗?或者是哪个护士?不像啊。他疑惑地等了一会,最终还是抵抗不了那股香气,拆开袋子拿出面包吃了。他没有吃早餐的习惯,食物一下肚才觉得胃里饿得难受。牛奶他不喜欢,不过还是喝掉了半杯。

十点多时,托尼的一位病人被推着送去了手术室,准备做胆囊切除。这时弗瑞来了,告诉托尼原本给他安排的第一助手布鲁斯·班纳医生因为家里有事,已经提前下班了,现在就让史蒂夫跟着他一起去手术。托尼心情复杂地看着弗瑞拍拍屁股走人,转过头,金发大个子站在自己旁边,蓝眼弯出好看的弧度,“走吧,斯塔克医生。”


托尼知道史蒂夫身材好,却没想到有这么好。他站在手术室里,看着对方裹在宽大没型的手术服里依旧显眼的手臂肌肉,情不自禁地咽了下口水。史蒂夫一边戴手套,一边隔着口罩笑着说,“发什么呆?”

托尼咳了一声,配合着护士把手术服穿好,“没睡好,提不起精神。”

史蒂夫挑挑眉,“失眠了?”他注视着托尼眼下淡淡的黑眼圈。

“嗯。”

“没试过什么助眠的方法?”

“试过,作用不大,就这么着了。”

“你这样下去身体会垮的。”

托尼笑了一声,“我可不是你的病人,罗杰斯医生。你不用这么周到。”

他走到手术台前,打量着已经进入了麻醉状态的病人。史蒂夫也走了过来,站在托尼旁边。他用低到几乎听不清的声音说,“你就一定要拒绝别人的关心吗?”

托尼一愣,“什么?”

史蒂夫摇了摇头,没有说话。一旁从进来开始就没把视线从他身上移开过的麻醉师趁机走了过来,若有似无地贴在他身侧,“罗杰斯医生,今晚我们……”

史蒂夫没有转头,一双眼专注地看着面前的监视电视,“马格努斯女士,手术开始了。”

“哦……好的。”麻醉师悻悻地走回原处。

托尼用余光偷偷看了眼身旁的男人,那英挺的侧脸让他心脏猛地一跳。别胡思乱想了,斯塔克。他定了定神,收起思绪,专心投入到手术里去了。



2.


两人的合作出乎意料地默契,手术很快就结束了。托尼没想到史蒂夫年纪轻轻,在手术台上却很沉稳,对他的好感又增加了一分。他哼着小调跟人一起回到更衣室,摘下口罩帽子,换掉贴身的手术衣。史蒂夫背对着托尼,往身上套着自己的衬衫。托尼没忍住瞄了一眼那紧实的后背,又瞄了一眼线条优美的窄腰,又瞄了一眼修长结实的双腿……直到对方转过身对上他的视线。

“又发呆了?”史蒂夫好笑地看着他,“还想着手术呢?”

“噢,没有,”托尼移开目光,弯腰脱手术裤,“你,那个,应该经常健身吧?”他镇定地说。

“是的,”史蒂夫点点头,一双蓝眼始终注视着他,“没事就会去锻炼锻炼。你呢,斯塔克医生?改天一起去吗?”

托尼眨眨眼,“我很忙的。”

“下班以后也没空吗?”

“对啊,每天都一堆事,你们这些年轻医生体会不了的,”小胡子一副过来人的语气,“而且我觉得我身材还不错,不需要再花时间健身。”

他一边说,一边不露痕迹地吸了吸小肚子。史蒂夫的眼底浮起笑意,清了清嗓认真地说,“嗯,我也觉得你身材不错。”

托尼心头一颤,脸上竟微微发起热来。他随口应了几声,继续套自己的裤子,被黑色内裤紧紧包裹的挺翘臀部随着弯腰的动作向外顶出,暴露在史蒂夫眼皮底下。金发男人的喉结滑动几下,目光变得深沉。


已经是午休时间了,科室里空无一人。托尼强撑着把手术记录写完,站起身脚步虚浮地向值班室走去。他仰面躺在那窄窄的单人床上,抬手捏了捏眉心。这时门被推开了,史蒂夫走了进来,“你在这,”他说,“不去吃饭吗?”

托尼仰起脑袋看他一眼,“食堂太慢了,懒得等。”

“可以让护士帮忙叫外卖啊。”金发医生靠近几步。

“再说吧,我先睡会儿,马上就到上班时间了,”托尼冲他摆了摆手,“你去吃饭吧,不用管我。”

史蒂夫看着他抿了抿嘴唇,然后关上门出去了。

托尼闭着眼睛,感觉嘈杂的大脑在一点点平静下来,倦意蔓延开,没几分钟意识就模糊起来。就在他快睡着的时候,门又吱呀一声被轻轻推开了,一个压低了的好听嗓音响了起来,“给你买了点吃的放桌上了,一会记得吃。”

托尼迷迷糊糊地嗯了一声,翻个身,用被子蒙住脑袋。

史蒂夫看着他孩子气的举动,无奈地笑了一下,尽量不发出声音地退出去了。


下午上班时托尼的精神好了很多,他做一会工作,就忍不住回过头,看一眼史蒂夫在电脑前专注的背影。他想就午餐的事去道个谢,可史蒂夫下午新收了两个病人,一直跑来跑去的,要么就是办公室人多不好开口,总之没找到合适的机会。

除了这个,托尼还想问问他,干嘛总对自己这么上心的。论关系,他跟同科室的克林特·巴顿显然更密切,两人年纪相仿,兴趣爱好也差不多。而班纳和他是同一所医学院毕业的,之前还在同一个导师手底下学习过,怎么看都应该跟他俩走得更近,而不是和托尼。

可史蒂夫确实只对托尼这样,而且好像能为托尼做点什么会让他觉得很高兴似的。就连上次自己桌上的打印机漏了墨,也是史蒂夫叫人来修好的,事后他也没有提起,是托尼无意间听护士聊天才知道的。

越想心里越乱,小胡子干脆出了科室,准备去外面走走。路过护士站,看见史蒂夫正拿着几张化验单在跟护士说着什么。自从他来了以后,那些或年长或年轻的护士们都特别爱调戏他,叫他“小处男”,还明里暗里想把自己的女儿或姐姐妹妹介绍给他。托尼看着金发的大个子在一堆叽叽喳喳的姑娘簇拥下满脸通红、手足无措,心里啧了一声,真是纯情。


下班时已经快九点了,托尼把车开出停车场,驶上回家的路。没一会就遇上红灯,只得停下来,无聊地打量窗外。突然,他捕捉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就在自己车旁边,“嗨,”他把车窗摇下来,探出脑袋,“又碰面了。”

史蒂夫骑在一辆黑色的哈雷上,一条长腿撑着地面。看见托尼,他眼睛一亮,“这么巧,斯塔克医生。”

“叫我托尼,”小胡子眨了眨眼,挺有兴趣地看着他的摩托车,“你平时就骑这个上下班?”

“是的,”史蒂夫露出一个笑,在夜幕中依旧英俊得让人移不开眼,“住得近,骑这个方便。”

“噢,你住哪里?”

“就隔壁那条街。”

他点点头,“那是挺近的。”

“你呢,托尼?”史蒂夫靠近了一些。

“第五大道。”

“有点远啊,”史蒂夫笑起来,“这就是你经常迟到的原因吗?”

“喂!”托尼不满地啧舌。

史蒂夫脸上的笑意更浓了,“你平时下班了都做些什么,托尼?”

“就喝喝酒,看个电影什么的,偶尔聚个餐,没啥新意啦。”

“看电影?跟女朋友一起么?”男人微微睁大眼睛。

托尼摆摆手,“我现在单身。”他手托着腮笑吟吟地看着对方,“你呢,回去以后不会直接倒头就睡了吧?”

“不,”史蒂夫正色道,“是先看会书,洗个澡以后,再倒头就睡。”

托尼大笑起来,棕色的大眼睛弯弯的,很迷人。说话间绿灯亮了,前方的车流开始缓缓移动,他正想道别,却注意到史蒂夫一直贴在自己身上的视线,心里一动,开口道,“那个,要不要一起去喝酒?”

史蒂夫怔了一下,像是没料到他会这么说。

“就当答谢你的午餐啦。”他挑挑眉,勾起一个自信完美的笑。几乎没人能抵挡这样的托尼,果然,骑在哈雷上的金发医生连眼睛都忘记眨了,“如果没时间就算了,你回去还要看书的。”

“我有时间,”史蒂夫吞咽一下,“偶尔偷个懒也没关系。只是你还要开车……”

“就两杯,不碍事,”托尼坐直身子,“一会你跟在我后面,我带你过去。那家的酒很不错。”

“好。”史蒂夫笑着应道,发动了车子。



3.


“你最近跟斯塔克关系不错嘛。”

史蒂夫停下敲键盘的手,转头看了眼旁边靠着椅背玩手机的人。

“什么意思?”

“就字面意思啊,”克林特站起来活动一下,意味深长地说,“中午还看见你们有说有笑地去吃饭来着,噢还有昨天,还一起订了外卖,也没说给要值班的可怜的我也带一份。”

“是你自己说要跟护士一块订的啊。”史蒂夫抿住唇边的笑意。

那是因为你俩说话时的氛围太让人受不了了,我插进去像个第三者似的,克林特默默吐槽。“咳,总之你能跟斯塔克相处愉快真的太了不起了,令人敬佩。”他竖起大拇指。

“怎么?”金发医生好奇地眨眼。

“还用问,他那性格在全院都是出了名的,不是一般的难搞。”克林特做了一个纠结的表情。

史蒂夫皱了皱鼻子,“有吗?托尼很好相处啊,人也挺热情的,我有什么不懂的他都会教我。”

“噢,那你当我瞎了吧,”克林特放弃似的摆摆手,拿上病历准备出去,“对了,他人呢?刚才还看见有个病人家属找他。”

史蒂夫摇摇头,“不清楚,应该在护士站吧。”

“八成又在跟哪个小护士调情喽。”

史蒂夫拧起眉毛,“不要乱说,克林特。”

“我才没有乱说。”克林特吹了声口哨走了。

史蒂夫继续敲着病历,速度却越来越慢。这时,托尼风风火火地进来了,把一本厚厚的病历往桌子上一扔,“23床的病人竟然拒绝做磁共振,家属还由着他乱来,真是搞不懂。”他拿起杯子仰头灌下一大口,随即反应过来,“你又把我的咖啡换成绿茶了,史蒂夫?”

金发男人迎上他的视线无辜地点点头,转而问道,“怎么了?遇上麻烦了?”

“没事,我已经跟他们分析过利弊了,听不听就是他们的事了。”小胡子坐下来写病程,随口问道,“晚上是布鲁斯值班吧?”

“嗯。”

“难怪一直没见人,我还有事问他呢。”

史蒂夫注视着那个毛茸茸的棕色后脑勺,忍住想上去揉一把的冲动,“托尼,弗瑞今天早上跟我说……”

“什么?”

“以后你值班的时候,我和你一起。”

男人转身疑惑地挑挑眉。

史蒂夫睁着纯真的蓝眼睛说,“他说最近病人多,半夜还经常有急诊,你一个人忙不过来两个病区,就安排我跟你一起,顺便多学点东西。”

“这样啊,”棕发医生了然地点点头,“那轮到你值班的时候呢?”

“就还是照常值。”

“哈哈,那你可有的辛苦了。”

“没事,不辛苦。”史蒂夫笑着说道,小小地松了口气。自己这套说辞还是很有说服力的嘛,弗瑞也是听过之后就答应了。只是托尼知道了会不会生气?唔……

过了一会,科室里的人慢慢多了起来,两个陌生面孔的年轻人走进来,向几位医师打过招呼后便从带来的手提袋里拿出一台笔记本,拉下墙上的幕布,打开投影仪。克林特凑过来问,“这是干嘛呢?”

史蒂夫说,“好像是医疗公司来宣传一台新的仪器。”

克林特不感兴趣地撇撇嘴。托尼听了,站起来就要往外走,“那个,我先溜了啊,结束以后给我发短信。”

史蒂夫一把攥住他的手腕,“你又要逃会?”

“不然呢,等着被无聊死啊,”托尼抽了一下胳膊,没抽回来,“我去二病区坐一会,顺便问问护士47床化疗后的情况。”

史蒂夫松开手,不冷不热地说,“二病区的护士也都要过来听介绍的,估计你找不到人陪你聊天。”

托尼瞪着眼睛看他,“你在说啥?”

史蒂夫却不吭声了。这时背后传来声音,“人都到齐了,那就开始吧。”

托尼转身,弗瑞正背着手,阴着一张脸直勾勾地盯着他,好像在说“这回看你怎么跑”。

托尼只得打消了念头,没好气地白了一眼挨着他坐下的金发男人。

二十分钟后。

“你往那边点,我都快掉到椅子下面了。”小胡子侧过脸低声抱怨。

“没办法,旁边是护士长,我总不能贴着她坐吧。”史蒂夫在昏暗的投影仪光线下也压低声音。

“那你就可以贴着我吗?!”他不自在地扭扭腰。

“我没有啊……”金发医生无辜地拖长声调。

“呼出的气都喷到我脖子上了还说没有,”两个介绍人正滔滔不绝着他们公司的新设备,托尼稍稍提高声音,“你是故意的。”

“我不是。”

“你就是!”

“那好吧,我故意的,”说着史蒂夫就更紧地贴上他的后背,嘴唇若即若离地擦过那短短的棕色发茬,快速揽了一下他的肩膀又立刻放开,“满意了?”语气里满是调侃。

托尼抬起胳膊准备揍他,没留神手肘直直磕上了旁边布鲁斯的下巴,疼得班纳医生哎哟一声。

两人立刻停下坐好,假装认真听介绍。幼稚鬼,托尼在心里吐槽,嘴角却悄悄扬了起来。

-

很快就到下班时间了。史蒂夫给病人拔完管子,来到换药室洗手消毒,看见布鲁斯也在那。“史蒂夫,”戴着眼镜的医生客气地冲他点头,“听说弗瑞安排你以后跟着托尼值班?”

“是的,”史蒂夫微笑着,“我才来不久,想多跟着学习学习。”

“年轻医师里像你这么刻苦的不多了。”对方赞赏地说。

这时,换药室的门被推开了,小胡子男人走了进来,“你俩也在啊。”

史蒂夫有点惊讶地看着站在池子前洗手的人,“托尼,原来你戴眼镜?”

“噢,是啊,”男人扶了扶鼻梁上一副红色边框的眼镜,“刚才去胸外会诊,忘记摘了。”他直起腰抽了张纸擦手,一边瞥了史蒂夫一眼,“怎么了,很奇怪?”

“没有,就是没想到,”史蒂夫走上前打量了一会他戴眼镜的样子,然后伸手取了下来,“镜片都把你的眼睛遮住了,还是不戴更好看。”他笑着说。

“我什么时候都好看,”小胡子倨傲地抬抬下巴,“你还不下班吗?”

“等你一起啊。”

“那行,我还有一个病人没换药,你帮我找卷胶带来。”

史蒂夫走到放着医疗用品的柜子前,翻出一卷递过去,“喏。”

托尼看了一眼,“我要的是布胶带,你拿一卷纸质的来干嘛。”

“刚才又没说……”金发男人小声嘟囔,重新在柜子里翻找。

一旁的班纳医生突然觉得自己很多余,他咳了一声,“那个,我先去吃饭了,你们出去的时候把门锁上。”

“好。”史蒂夫应道。

布鲁斯赶紧离开了换药室,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走得这么快。


-TBC.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353)
©RR賤荷蘭蟲這麼萌整個人都不好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