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R賤荷蘭蟲這麼萌整個人都不好了

MCU盾鐵&賤蟲,糧糖產量產質偏低

【盾铁】【宫廷AU】Fallin’ all in you(一)

CM_Katherine:

10岁的史蒂夫·罗杰斯第一次见到托尼·斯塔克是在一次爵位授勋仪式上。


他跟随父亲一起站在台下看着国王将佩剑授予那个毕恭毕敬地跪着的光头男人,他在接过剑时脸上一闪而过地弯起半个嘴角。史蒂夫感到困惑——在这样一个肃穆庄严的时刻这个表情显得不合时宜。但他并没有纠结太久,就被一道刺眼的亮光打扰。


他抬头看过去,一个棕色卷发的男孩正在投入地摆弄他的袖扣,金色的小圆球对上从彩色玻璃窗洒进来的阳光,在教堂上空形成一道耀眼的光芒。


而男孩并没有关注到自己制造的小小意外,他执着于想把手伸到袖口里挠一挠被绞着金丝的衬衫扎得刺痒的小臂,可谁知道贾维斯是如何做到把这小小的袖扣拧得这样紧,越是着急越是手滑。史蒂夫有些好笑地看着台上的5岁王子撅着嘴巴与袖子做着狼狈而执着的对抗,直到金发的管家轻轻按住他扭动的肩膀,才泄了气地耷拉下脑袋,任由贾维斯把袖口的褶皱整理好。然后他抬起头,越过无数衣襟和下摆,看到了站在人群中的史蒂夫,四目相对。


那一刻史蒂夫以为教堂壁画上柔软可爱的天使也不过如此了。






7岁的托尼第一次拥抱史蒂夫是在罗杰斯伯爵为国捐躯之后。霍华德将伯爵的独子安置在城堡,打算好好栽培。


那晚史蒂夫想念父亲难以入睡,独自蹲坐在花园的杉树下数着星星,后来眼睛模糊得看不清天空了,就一边擦着眼泪一边抠着脚边的土。托尼就是在那个时候路过他身边的。


他原本打算趁夜深人静的时候跑去看小云雀破壳——前几天他在花园里发现了一窝摇摇欲坠的云雀蛋,于是攀爬上树把它们拯救了下来。估算着日子这两天小云雀就该出生了,所以托尼每天晚上都守在旁边期待着。他脚步轻快地绕过鸢尾花群,正打算钻进灌木丛,却被一声轻轻的抽泣拦住了脚步,然后就看到了蜷缩在不远处的身影。


托尼停在小路边犹豫不决——他想去看云雀,甚至能听到灌木丛里传来的细微清脆的鸣叫,可是心里仿佛有一股力量拽着他往那个身影的方向去。一时间不知所措。倒是史蒂夫突然感觉到有人站在那儿,慌忙擦干眼泪看过去,月光下的小人儿罩在宽大的睡衣里,盛满星河的大眼睛充满了好奇。


托尼觉得自己大概是看不到云雀了,无奈地耸耸肩膀,从口袋里掏出手帕递给面前的男孩。


“你是做错了事情被休斯太太责骂了吗?”


“谢谢,但是我不用,我没哭…”


史蒂夫张大蔚蓝的眼睛做出一本正经的表情,摆摆手拒绝了手帕,鼻涕却在下一秒流了出来。


托尼噗嗤一下笑出声,把手帕塞进红着脸的男孩手里,这一次史蒂夫没有拒绝。


“所以…休斯太太是谁?她会骂你吗?”

“我的老师,她有的时候会很凶。在我打翻一些花瓶,或者搞出一些看似危险的小爆炸的时候…其实它们只是看上去危险而已…”


“我以为王子都是万人追捧,打不得骂不得的。”史蒂夫看着面前比他矮一截的男孩低着头盯着脚尖,只露给他一个软乎乎的脑袋。

“那你也会哭吗?”

“我才不会呢!小孩子才会哭…”


托尼摇头晃脑地自顾自否定着,直到抬起头才发现说错了话。史蒂夫站在他面前有些不好意思地攥着手帕,眉头皱起了一个疙瘩,金色的睫毛低垂着,像一只忧愁的大狗。这个表情让托尼感到愧疚,他抠着手思索了半天,像下了决心做一件大事一样深吸一口气,上前一步抱住了对方。


“好啦好啦,这没什么的,都会好起来的。”


史蒂夫被细瘦的胳膊环抱着,男孩身上清甜的味道混合着鸢尾花的气息环绕在鼻尖。柔软的发丝与温热的鼻息碰触到他的一小块皮肤,继而像有魔法一般温暖了整个身体,心里那委屈的褶皱仿佛被一双手扶平。



温凉的晚风吹过园子,史蒂夫突然觉得这个夜晚没那么难挨了。




TBC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38)
  1. RR賤荷蘭蟲這麼萌整個人都不好了CM_Katherine 转载了此文字
©RR賤荷蘭蟲這麼萌整個人都不好了 | Powered by LOFTER